A大陸化工業
大陸石化工業總產值居世界第二位元,但人均化工產值僅為世界人均的1/2;21世紀初期,大陸化工業總能耗為美國、加拿大、墨西哥三國之和的4.1倍,但產值只相當於三國之和的23.8%。
大陸化學工業經濟增長很大程度上建立在大量消耗能源及原材料的基礎上,以犧牲環境為代價。
在全球能源結構變遷圖景下,大陸新型煤化工產業重要性日益凸顯。在能源結構變遷中,新型煤化工產品在大宗品成本曲線遷移中仍處於需求安全線內,具有充分的競爭力。
依託大陸資源稟賦特徵,利用充足廉價的煤炭為原料,生產烯烴、乙二醇、天然氣及芳烴的新型煤化工產業技術日益成熟,將具備經濟性及戰略補充的雙重意義。